中美联手“”俄罗斯世界杯 若不是梅西FIFA真哭了

0 Comments

原标题:中美联手“”俄罗斯世界杯 若不是梅西FIFA线日上午,伴随着中北美区世预赛末轮最后一声哨响,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鏖战后,2018俄罗斯世界杯欧洲区、南美区和中北美区的参赛球队出线形势大致尘埃落定。在这个充满梦想和荣誉的征程中,荷兰和智利等队不得不面对遗憾未能抢占资格赛名额的辛酸,而阿根廷也正品尝着神奇逆转获得关键3分的喜悦。

想必在今天早上的比赛前,不少人都为飘在悬崖边的阿根廷队捏一把汗,此前他们只排在南美区的第六位,这个位次甚至在资格赛名额之外,最后一战客场面对位于高原的厄瓜多尔主场,平局和失利就几乎等于着出局。不过好在阿根廷队拥有梅西,在这场生死之战中,他如同开启上帝模式一般,惊艳地完成了帽子戏法,带领球队直接获得了通向了俄罗斯的门票。而对于FIFA来说,梅西顺利进入世界杯也将为这个全球顶级赛事增添更多吸引力和吸金点。

有人欢喜,亦有人悲伤。此前排名南美区第三位的智利队在最后一轮中0-3败给势头迅猛的巴西队,连附加赛的资格都没能捞到,惨遭出局。而在中北美的赛场上,美国队的出局也同样令人感到意外,末轮前他们排在第三位,最后一轮是面对已经提前出局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队,打平即可拿到附加赛资格,前景十分光明,无奈最终1-2败北,苦吞被淘汰的结果。

而在欧洲区的赛场上,传统豪强们几乎全部出线,唯独荷兰折戟,尽管在末轮2-0战胜了瑞典,但两个进球未能抹平去此前的净胜球之差,最终只获得小组第三遗憾出局。而实际上,如今这支已经凋零的郁金香军团面临这种窘境多少也不那么让人意外,在罗本之后,球队还没有出现新贵能够接班,在其背后,荷甲联赛也失去了往昔盛产才俊小妖的兵工厂地位,天才稀少,欧洲豪门自然不会一掷重金,荷甲球队因此失去了重要的财政收入,从而形成恶性循环,联赛竞争乏力也导致国家队的停滞不前,摆在荷兰足球面前的将是未来多年的沉浮。

进入附加赛的球队分别是欧洲区的瑞士、意大利、丹麦、克罗地亚、瑞典、北爱尔兰、爱尔兰和希腊;南美区的秘鲁;亚洲区的澳大利亚;中北美区的洪都拉斯和大洋洲的新西兰。按照规则,秘鲁将挑战新西兰,洪都拉斯迎战澳大利亚,而欧洲的八支球队将按照种子和非种子队的原则捉对厮杀,最终角逐出晋级的四个名额。纵观附加赛资格球队,其中不乏强手,可以想见,最终的竞争也势必十分激烈。

在巴西世界杯周期之间,也就是2011-2014年,FIFA公布的财务报告显示,这届世界杯为FIFA带来了48亿美元的总营收,其中电视转播费用最多,超过24亿美元,赞助费用其次,接近16亿美元,随后是5.27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其他相关收入。当然,俄罗斯世界杯的财务数据我们还不得而知,但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出FIFA在营收方面所依仗项目的大致分布比例,电视转播权和赞助费用无疑占据绝对大头。

实际上,FIFA在巴西尝到甜头后,也曾制定关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赞助结构体系。根据规划,FIFA试图在这两届世界杯中拥有至少32个赞助商,其中包括6-8个FIFA官方合作伙伴(即一级赞助商)、6-8个FIFA世界杯赞助商(即二级赞助商),同时还有20个区域性的支持者,覆盖欧洲、中北美、南美、非洲和亚洲五个区域,每个区域各有四个赞助商。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IFA的如意算盘还并没有打满,俄罗斯世界杯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打响,而从目前的赞助情况来看,也不过只有12家赞助商,这与FIFA计划的至少32个赞助商的想法相距甚远。其中FIFA设想的20个区域性赞助商可以说是这个数字最大的黑洞,目前只有俄罗斯当地的阿尔法银行(Alfa Bank)是这一级别的赞助商,而且也是这一级别所有区域唯一一家赞助机构。而俄罗斯本国的企业对于世界杯的态度就像他们的气候一样寒冷,并未燃起多大的兴趣,除了阿尔法银行外,也只有一家叫做Gazprom(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俄罗斯能源巨头企业作为二级赞助商。FIFA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缺少赞助商,FIFA在2015年已经亏损了1.22亿美元。而在2016年,FIFA整体损失了3.69亿美元,FIFA已经陷入经济难题。

相对于国际市场对于FIFA的冷淡,中国企业则展现出对世界杯十足的兴趣,在目前FIFA仅有的12家赞助商中,中国企业占据3席。分别为万达集团、海信和vivo。2016年3月时,FIFA正式对外宣布万达成为其官方合作伙伴(即顶级赞助商),在FIFA顶级赞助商序列中,首次出现中国企业的名字。今年4月,中国消费电子品牌海信官宣成为2018年世界杯官方赞助商。5月底,中国手机品牌vivo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成为2018年俄罗斯以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官方赞助商,中国企业试图借世界杯进一步拓展国际布局,同时也为FIFA带来看得见的红利。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